BT色情动漫

  • 多语言
    • |
  • 合作网站
>>国际

美国德堡到底藏着哪些罪恶秘密?(环球热点)

本报记者  高  乔
2021年08月05日05:14 | 来源:
小字号

  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网络图片

  截至8月3日8时,由《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中国网民要求世卫组织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以下简称“德堡”)联署公开信”签名人数已突破2400万。

  疑云重重的德堡到底藏着什么惊天秘密?美国政府为何对德堡种种漏洞遮遮掩掩,讳莫如深?美国民众对德堡的质疑何时能获得官方回应?国际社会对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批评何时能得到美国正视?

  新冠病毒溯源,不查德堡,难以服众!

  

  德堡突然关停 

  “神秘肺炎”出没

  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美国陆军医学研究与发展司令部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拥有美军最高安全级别(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自上世纪中期创立以来就是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研发中心。2019年8月,一向神秘的德堡再次因突发事故闯入公众视野。

  据《纽约时报》2019年8月5日报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突然下令,临时关闭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理由是“没有足够有效的系统来净化从这个最高安全级别实验室排出的废水”。美国疾控中心在当年6月的检查中已发现,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处理实验室废水的去污系统出现机械问题和泄漏。暂停的实验室研究中涉及某些已被政府认定为“对公众、动植物健康或动植物产品构成严重威胁”的有毒物质。但美国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这项决定的具体原因。

  几乎同时,一系列“神秘肺炎”在德堡周边地区频频发生。2019年6月起,距离德堡仅一小时车程的“绿色春天”社区暴发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据美国广播公司2019年7月12日的报道,位于弗吉尼亚州北部费尔法克斯县斯普林菲尔德镇的“绿色春天”退休人员社区暴发了一种致命性疾病。当时有54人感染了这种疾病,还发生了2例与该疾病有关的病亡。患者症状包括“发烧、咳嗽、浑身疼痛、气喘、声音沙哑和全身无力”等,也有患者出现肺炎症状。据费尔法克斯县卫生局工作人员称,一般情况下,当地养老机构在夏天不太会出现呼吸系统疾病。而《华盛顿邮报》2019年8月2日报道称,弗吉尼亚州卫生官员乔纳森·佛科发现,2019年夏天,当地上报的呼吸系统疾病暴发数量增加了大约一半,其中就包括“绿色春天”社区的这次疫情。

  2019年7月,威斯康星州暴发大规模“电子烟疾病”。据美媒报道,这种“电子烟疾病”有呼吸困难、咳嗽、高烧且大多数有流感的症状。这些症状与新冠肺炎几乎无异,且致病原因未知。同月,威斯康星州有类似症状的青少年入院人数猛增。当年9月,德堡所在的马里兰州报告称,“电子烟疾病”患者病例数增加了一倍。

  随后,美国迎来历史罕见的严重流感季。据美国疾控中心2020年2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2020年流感季造成美国至少3200万人感染,31万人因流感相关疾病入院治疗,1.8万人死于流感相关疾病。美国疾控中心主任2020年3月曾公开承认,一些被误以为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

  2020年3月,一批美国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起请愿帖,要求美国政府公布2019年7月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以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新冠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如今,该网站已无法打开。对此,美国政府至今仍未作出任何回应。

  “罪恶基因”深植

  安全事故频发

  “如今的德特里克堡是一个前沿实验室。但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这里是美国政府进行最黑暗实验的中心。”美国“政客”新闻网报道称。

  德堡的“黑历史”可以追溯到其诞生之初。1943年4月,美国陆军部在德堡设立细菌战研究基地,为掩人耳目,该基地被命名为“德特里克试验田”。

  1943年至1969年,德堡一直是美军进攻性和防御性生物战研究中心。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为获取侵华日军731部队在中国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的数据,豁免了731部队战犯的战争责任,聘请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为生物武器顾问,并为此支付了25万日元。档案显示,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鼻疽菌、炭疽菌和鼠疫菌实验报告的封面,都有“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化学部队研究与开发部”的字样。

  1969年,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在德堡成立。冷战时期,德堡是美国中情局进行秘密化学实验及“精神控制计划”的基地。多年来,这里储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布鲁氏菌等致命“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

  美国记者约翰·鲍威尔在其1980年发表的文章《日本的细菌战:美国掩盖战争罪行》中质问:“美国的否认和免责声明将日本生物战暴行掩盖了近50年。而30多年来,美国也一直在玩同样的游戏:掩盖日本的活动,掩盖自己的行为。我们还要多久才能了解美国发展和使用生物战的全部情况?”

  携带“罪恶基因”的德堡,“黑历史”还在不断延续。平民雇员离奇染疫身亡、致命菌株毒株丢失、病毒和化学品外泄、科研人员卷入炭疽袭击案……实验室事故引发的种种安全事故在德堡从来不是新鲜事。

  美国媒体曾多次报道过德堡存在的大量安全隐患。1989年,德堡的科研人员在菲律宾猴子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埃博拉病毒,但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造成病毒泄漏,并在当地引起扩散。《今日美国报》曾报道,2001年,一名德堡工作人员利用该实验室的安全漏洞,盗取了那里存放的炭疽病菌并对他人发动生化袭击,共造成5人死亡、17人染病。据美国广播公司2011年报道,调查人员在德堡附近发现了泄漏的橙剂、炭疽、武器化肉毒杆菌和放射性碳14。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反复泛滥,追索新冠病毒可疑来源是全球各国的共同关切。国际社会对德堡的关注尤其突出,完全是事出有因。”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二战以来,德堡一直是美国生化武器研究非常重要的研究机构之一,且不断曝出毒素泄漏、管理不当等事故,这是美媒多次公开报道的事实。2019年下半年,德堡附近多地暴发原因不明的呼吸系统疾病,当地民众和美国媒体也曾多次质疑这些病例与新冠病毒的关系。德堡的重大疑点很多,自然会引发国际社会对科学调查病毒溯源的正当关切。

  美国民众抗议

  多国要求调查

  “德堡是一个巨大的建筑群。几十年来,它一直是美国生物学军事研究的中心……那里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是机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都在德特里克堡的大门外抗议那些我们不得而知的项目。”美国《纽约时报》前驻外记者、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蒂芬·金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德堡不可告人的秘密,早已引发美国民众的质疑和抗议。2011年,有研究人员就德特里克堡实验室附近地区的癌症发病率进行统计,结果显示,该地区的癌症发病率明显高于其他地区。美国《时代》周刊2016年刊文称,数据显示,有1300名记录在案的癌症患者,居住在方圆1英里的范围内。而这个癌症高发区正毗邻德堡。

  国内有对周边民众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的德堡,国外有美国在2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的200多个生物实验室,这些生物实验室正在全球酿造现实版的“生化危机”。据外媒报道,美国海外生化实验室的分布,与近年来一些危险疾病和病毒比如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埃博拉出血热、寨卡病毒等蔓延始发地的分布情况非常相似。《今日美国报》报道称,自2003年以来,美国国内外的生物实验室发生了数百起人类意外接触致命微生物事故。

  “美国军事基地更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来源。”美国世界新闻网近日报道称,新冠病毒很可能通过美国的“武装部队血液项目”(ASBP)从德特里克堡传播到欧洲。ASBP项目是美国海外武装部队的官方血液供应渠道,项目采血点就包括德堡。为节省成本,本应防护级别极高的德堡使用一家有多次违规记录和不合格管理历史的医疗废物公司,处理包括“生物武器”级别在内的医疗废物。可疑病毒完全有机会在德堡内外的人员中广泛传播,被感染的美军人员或冷链血包上的病毒,顺利借由ASBP运输体系抵达欧洲。

  乌克兰独立媒体“政治导航”网站7月25日报道称,全球已有32个政党组织联合签署一份请愿书,要求“出于安全考虑,关闭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生物实验室”。这份反对生物武器扩散的请愿书,由来自哈萨克斯坦、格鲁吉亚、拉脱维亚、巴基斯坦等国的政党组织共同发起。请愿书指出,随着国际竞争与冲突加剧,“美军将可能利用生物武器与对手作战,这将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美国对本国生化实验室的管理尚且存在诸多漏洞,对本国国民的健康安全和福祉都无法保证,对设立在其他国家生化实验室的管理可想而知。当危害和灾难发生时,美国可以一走了之,生化实验室所在地、所在国将受到严重危害。”李海东认为,美国遍布世界的生化实验室犹如一颗颗不定时炸弹,将全球置于炸药包之上,是威胁全球安全的巨大隐患。“美国这种置全球安全、生态环境和人类健康于不顾,脱离任何建设性监管的霸凌行径,实质上已成为威胁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拒绝溯源调查

  正因“心里有鬼”

  美国政府对德堡遮遮掩掩,却在发展生化武器方面“霸气十足”。近20年来,美国一直在独家阻挡重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给出的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胡志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生化武器运用在实战领域可能带来严重的生物灾难,这是有惨痛教训的公认事实。越南战争时期,美国在越南战场上投放的炭疽病毒生化武器,在两到三代人之后仍然有副作用和不良反应,因细菌战导致的畸形儿等疾病延续至今。因此,对生化武器研究进行严格规范和监督,是国际社会共识。美国的借口,完全是站不住脚的托辞,反映了美国在生化武器研究方面的双重标准和单边行径。

  “美国希望本国不受公约限制,在其他国家不能探讨、研发、应用的领域展开研究,保持其在生化武器研究领域的领先位置。但由于美国在生化武器研究方面缺乏国际层面的监管,美国政府的监管又存在巨大漏洞,一旦美国危险的研究项目造成破坏性结果,对全球安全局势的恶劣影响将不堪设想。”李海东说。

  李海东认为,美国拒绝世卫组织等科学机构前往德堡进行病毒溯源调查,有几方面原因:从外交策略角度看,美国对外交往的观念中双标和霸凌的思维根深蒂固。美国可以调查任何其他国家,其他国家调查美国不行。其他国家的主权都是相对的,美国的主权是绝对的。美国总是以威胁他国的方式确保本国利益。从国家安全角度看,德堡是美国兼具进攻性和防御性功能的生化实验室,是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的高保密机构,德堡中进行的生化武器研究实验,可能具有高破坏性和极度危害性,这种涉及国家秘密的场所,美国不会愿意让外界去调查。从病毒溯源看,德堡屡次出现毒素泄漏等安全事故,存在新冠病毒泄漏的可能性。美国相关机构对德堡的管理和工作存在漏洞,如若邀请权威国际机构进行系统、完整、彻底的调查,很可能暴露德堡存在的严重问题,这将对美国国际形象和声誉带来沉重打击,对美国政府而言是不能承受之重。可以说,美国在德堡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心里有鬼”,所以拒绝第三方权威机构在德堡开展病毒溯源调查。

  胡志勇认为,美国在病毒溯源问题上炒作“实验室泄漏论”,对德堡的诸多疑点却置若罔闻,这暴露了美国企图将科学溯源问题政治化的不良居心。如果美国有一个大国应有的担当,就应接受国际权威组织赴德堡进行病毒溯源,停止借病毒溯源抹黑他国的把戏,而非破坏为国际社会团结抗疫政治氛围,为一己私利阻碍全球抗疫合作进程。

(责编:牛镛、袁勃)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客户端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