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色情动漫

  • 多语言
    • |
  • 合作网站
>>国际

推销“美式价值观”,助推“颜色革命”,大搞“和平演变”

美国是怎么祸乱世界的?(环球热点)

本报记者  高  乔
2021年08月31日05:25 | 来源:
小字号

2021年2月2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拍摄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6届会议的屏幕画面。
  新华社记者 张 铖摄

2012年9月13日,埃及抗议示威者与警方在开罗的美国驻埃及使馆周围爆发冲突,至少16名示威者和14名军警受伤,十几人被捕。
  新华社记者 李木子摄

2003年的格鲁吉亚“玫瑰革命”、2004年的乌克兰“橙色革命”、2005年的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2011年的亚非地区“阿拉伯之春”、2014年的乌克兰“二次颜色革命”……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在全球多地策划推行“没有硝烟的战争”,为输出“美式价值观”忙个不停。

在欧亚国家导演“颜色革命”,在拉美地区推行“新门罗主义”,在亚非地区遥控“阿拉伯之春”,在世界多地搞“和平演变”……除了直接发动军事行动展示“硬拳头”,美国还热衷于输出“美式价值观”,助推“颜色革命”,大搞文化渗透,企图罗织以“普世价值观”为名的关系大网,捍卫美国霸主地位。然而,美国的如意算盘没打成,反而给全球多国带来混乱和灾难。

谁在操控多国“颜色革命”?

干涉内政更迭政权,美国黑手无处不在

自冷战结束以来,“颜色革命”在全球多地持续发生。深扒这些“颜色革命”的幕后势力,总能发现美国无处不在的黑手。

在欧亚国家,美国热衷煽动“颜色革命”。2003年底,美国以议会选举计票“舞弊”为由,逼迫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辞职,扶持反对派萨卡什维利当选总统,即“玫瑰革命”。2004年10月,美国炮制乌克兰大选“舞弊”丑闻,煽动当地青年上街游行,扶持尤先科在重新选举中当选总统,即“橙色革命”。2005年3月,美国煽动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抗议议会选举结果,最终演变成骚乱,总统阿卡耶夫被迫逃亡并宣布辞职,即“郁金香革命”。2020年10月,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里什金表示,美国正计划在摩尔多瓦掀起“颜色革命”。对外情报局在声明中指出,美国粗暴干涉俄罗斯周边对俄友好国家的内政,比如在白俄罗斯和吉尔吉斯斯坦,美国影响了总统选举后的局势,下一个目标是摩尔多瓦。过去10年间,美国入侵了20多个国家或策动了有关国家政权更迭,多次介入与操纵中东欧、中亚以及西亚北非一些国家的“颜色革命”。

在拉美国家,美国大肆推行“新门罗主义”,支持政变,扶植代理人,干预当地政局。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拉美地区军事政变频仍,背后多有美国的影子。在1964年的巴西军事政变和1973年的智利军事政变中,美国予以公开支持,以推翻拉美左翼政权。美国还曾在智利、巴拿马、尼加拉瓜、多米尼加等多个拉美国家扶持亲美代理人,通过提供资金、情报和武器、负责军事培训等手段帮助他们影响政局甚至上台执政。2021年4月,英国《晨星报》文章解密外交文件显示,美国和英国为获得金属锂资源,参与策划了玻利维亚的军事政变。在玻利维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主席、总统莫拉莱斯被迫辞职后,英国驻玻大使馆支持了玻利维亚新政权。政变后,玻利维亚发生极端暴力事件。

在西亚北非地区,美国导演“阿拉伯之春”。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商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之死引发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由此引发冲击整个中东的“阿拉伯之春”。革命运动浪潮随后波及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阿尔及利亚、苏丹、巴林、沙特阿拉伯、阿曼、伊拉克、毛里塔尼亚、约旦、摩洛哥、科威特、黎巴嫩等国,使得突尼斯的本·阿里、埃及的穆巴拉克、利比亚的卡扎菲、也门的萨利赫等政治强人退出历史舞台。“阿拉伯之春”中,美国扮演着幕后操盘手的重要角色。2011年,罗恩·尼克松通过《纽约时报》披露,就在美国向外国军事计划和反恐战事投入数十亿美元的同时,少数由美国政府资助的核心组织正在“专制的”阿拉伯国家推广民主。参与中东动乱的若干组织和个人曾从美国的“国际共和研究院”“国际民主研究院”和“自由之家”获得培训和资助。

美国操纵干涉他国内政、策划政权更迭的做法由来已久。美国《外交》杂志网站2020年6月刊发题为《当中情局干涉外国选举——美国现代秘密行动始末》的文章指出,美国中情局秘密操纵意大利1948年大选,成为美国此后在诸多国家开展行动的“模板”。从智利到圭亚那再到萨尔瓦多,中情局盯上全球各地的选举。其中,美国或直接操纵选票,或操纵舆论,全都旨在对选举结果施加影响。美波士顿学院副教授奥罗克在《隐蔽的政权更迭:美国的秘密冷战》一书中写道:仅在1947年至1989年的42年间,美实施了64次隐蔽的政权更迭行动和6次公开行动。

美国怎样“推销”价值观?

给钱给人给技术,表面功夫有一套

“把人们塑造成我们需要的样子,让他们听我们的。只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曾公开点明美国价值观输出的核心要义。

“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思想,原本是人类社会所共同追求的目标。美国将这些思想与符合美国利益的特定治理模式捆绑在一起,夹带私货,打包兜售,把它作为一种推行外交政策的技术工具在全球应用。”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沈逸说。

经济支援、技术支持、策略培训……为了让“美式价值观”在其他国家“落地生根”,美国准备了系列配套举措。

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报道称,美国在编制争取影响力的预算方面是慷慨的。这种影响力预算的相当大一部分被用于“购买”媒体宣传。美国政府不会四处走动向这家或那家媒体公司发放支票,而是通过所谓的“独立”机构做这桩事情。“国家民主基金会”和“自由之家”就是两家这样的机构。

英国作家弗朗西斯·桑德斯在2001年出版的《谁承担后果——美国中央情报局与文化冷战》一书中揭露,在享有盛誉的美国基金会所提供的700项补助中,有50%来自中情局。这些基金会支持他国社会精英、留学生等访美学习,挑选和扶持符合美国利益的“意见领袖”,培训“街头政治”策略。

2011年,美国发布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报告》中确认执行“网络外交”路线,将互联网作为传播美国价值理念的重要阵地。同年,英国《卫报》揭露美国军方研制软件操纵社交网络,一名美军可以拥有10个马甲,以各种虚假身份出现在网络上,在其他国家制造亲美的网络舆论。据布鲁金斯学会统计,从2008年到2012年,美国国务院在自由网络相关活动上花费将近1亿美元,其中就包括支持臭名昭著的“影子互联网”计划。

“发动战争成本太高,代价太大,所以美国希望采取非军事手段颠覆他国政权。‘颜色革命’相比战争等军事干涉,具有成本低、收益高的特点。”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胡志勇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美国利用第三世界国家政权不稳定、腐败等问题,借所谓“文化交流”、经济援助、控制舆论等方式,挑拨煽动当地民众反政府情绪,支持当地反政府势力开展“街头政治”,推翻当地政权。美国不断进行价值观输出的核心目的,是通过这些方式维护其在全球的霸主地位,不允许其他国家超越美国。

“美式价值观”带来了什么?

自由民主没见着,混乱停滞可不少

2020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5次会议举行与单边强制措施对人权的负面影响问题特别报告员互动对话,多国代表批评美国等实施的单边制裁导致受制裁国家人民难以获得食物、医疗等基本物资和服务,严重侵犯人权,阻碍了经济社会发展。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表示,美国实施单边制裁的目的是策动“颜色革命”,呼吁国际社会抵制美国单边制裁。

环顾被美国强行“推销”价值观的国家,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权不见踪迹,持久的混乱、停滞和人道主义灾难却频频发生。

胡志勇认为,在西亚北非地区“阿拉伯之春”中发生政权颠覆的国家,虽然推翻了当时的政权,但美国扶持的亲美派政府并没有取得显著的治理成果,曾经的贪腐问题仍未解决,“颜色革命”造成的混乱局面,带来的是长期的经济发展停滞、民众生活水平下降,当地民众的生活状况比“颜色革命”前更加糟糕。在拉美地区,美国推行“新门罗主义”,通过推翻当地政权,扶植亲美派代理人的方式,将拉美国家拉入美国控制范围。但美国在扶植起亲美派政府后,并没有帮助当地建立完善的民主制度,给予足够的经济支持,当地政权的更迭只是“换汤不换药”,当地无法进行可持续发展。

沈逸分析,美国价值观输出并未如愿,反而给世界带来混乱和灾难,其背后有深层原因。首先,美国企图借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优势,强行输出“美式价值观”,不符合各国实际国情,在不同国家必然“水土不服”。这一意识形态工具存在先天缺陷。其次,美国希望维护霸权的愿望已不符合目前国际现实。尽管美国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发达国家,但相比冷战时期,美国在国际体系中的综合实力比重已不断下降,美国价值观输出的硬实力支撑不断削弱。近年来美国借输出价值观干涉他国的种种作为,不仅消耗了美国的战略资源,给本国和盟友带来威胁,加速了美西方国家软实力的耗散,同时,还不断给全球制造新的麻烦。

“美国对多国的价值观输出,阻断了这些国家正常的发展进程,阻碍了这些国家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和模式,给当地带来政治、经济、社会的强烈动荡。这些国家的混乱局势又在当地催生安全溃疡,滋生恐怖主义等长期潜在安全隐患,其影响可能溢出国家范围,对地区安全乃至全球安全局势带来威胁和破坏。”沈逸表示。

“美式价值观”价值几何?

“民主样板房”塌了,全球影响力降了

2021年3月,拜登政府发布《更新美国优势:临时国家安全指南》。这份简化版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民主价值观放在突出重要的位置,表达了在国内重振民主榜样与对外推广民主的意愿,同时警示西方国家注意民主衰退带来的严峻挑战,呼吁召开民主国家首脑峰会应对专制主义走向全球的挑战。《指南》声称:“当今世界处于重要转折点,自由与专制两种不同前景正展开激烈较量。”

“美国宣扬的所谓‘普世价值观’,具有虚伪性、局限性和危害性特征。”胡志勇分析,虚伪性是指美国进行“普世价值观”输出,忽略各国国情差异,缺乏政治制度建设、经济发展水平等硬实力支撑,在不同国家难以实现,企图通过践行“美式价值观”获得可持续发展,无异于痴人说梦。局限性是指美国宣扬的“普世价值观”即便在美国国内也并未充分实现。美国国内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法治是有差别的,只有少数资产阶级、掌权者可以享受,大量底层民众、有色人种仍面临贫困、歧视、政治失声等问题。美国尚且如此,在其他原本政治制度就不完善的发展中国家,更难以实现。危害性是指美国通过对其他国家青年群体的价值观输出,使他们对“美式价值观”产生盲目崇拜,激发盲目行动,从而催生破坏社会秩序、推翻当地政权的狂热运动,为当地带来社会动荡和混乱,影响当地政治经济的平稳发展。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频频在中国涉疆、涉港等事务上炒作“人权问题”。“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曾发表题为《全世界都在关注:美国的反应令人觉得香港正发生“颜色革命”》文章称,香港持续发生的示威活动实际上是一场“颜色革命”。这是一种由美国战略家开发、由外交官和非政府组织实施的政权更迭把戏。他们的手段是,通过利用当地民众的合理怨气与社会矛盾,投放金钱以助长此类不满,并推销自身创建或指派的一小撮激进分子成立的组织,以刺激政府暴力镇压,再利用“民主和人权”的名义煽动政权更迭。

胡志勇表示,美国将中国视为挑战其世界领导地位的最大竞争对手,希望利用所谓“美式价值观”分化和西化中国年轻人,怂恿年轻人仇视执政党,反对政府,对中国也搞“和平演变”那一套。美国利用涉港、涉疆问题,违背基本客观事实,不断捏造事实,抹黑中国在这些地区的治理情况。其根本目的就是通过搞乱新疆、香港等地区局势,压制中国,阻碍中国发展,从而维护美国的霸主地位。

“美国借涉疆涉港事务,炒作所谓人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遭到中国的强硬应对。美国在涉疆涉港问题上不能如愿,更突显美国‘又坏又蠢’的可笑做派。”沈逸认为,自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社会的系统问题不断暴露。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政府抗疫不力、“退群”“甩锅”的事实,更是让美国的国际形象严重受损。自由民主的样板房塌了!美国曾经打造的“民主自由能带来幸福美好生活”的逻辑被现实击穿,“美式价值观”在全球的吸引力大大降低。

(责编:袁勃、杨牧)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客户端下载
返回顶部